US 1989 Color Revolution Activities attempted to Overthr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video 22

US 1989 Color Revolution Activities attempted to Overthr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video 22

Video 2/2: US 1989 Color Revolution Activities attempted to Overthr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so known as 1989 Tiananmen Incidents by the Western Empires under the fake propaganda for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美國加州舊金山星島日報 星電視: 時事觀察 — 余非 :必須的續談:為何年年悼念?天安門廣場沒死人意義為何?當年的死傷情況如何?
余非 美國《星島中文電台》「時事觀察」節目。美國時間:2021年6月9日
星期三:必須的續談:為何年年悼念?天安門廣場沒死人意義為何?當年的死傷情況如何?
星期一的播音節目談八九天安門事件,是一場迷你講座;雖說迷你,但內容算是完整的。12分鐘的設計要盡量不貪心、不岔開,於是有些想開展、多談幾句的地方都很克制,沒岔開。今天、星期三來做一點補充。今年一次過講清講楚,明年便不用再談了。明年如果仍然有人問及這課題,可重溫本星期的節目(以及兩節快評)。星期一視頻Video 1/2: http://johnsonwkchoi.business.blog/2021/06/07/us-1989-color-revolution-activities-attempted-to-overthrow-the-chinese-government-also-known-as-1989-tiananmen-incidents-by-the-western-empires-under-the-fake-propaganda-for-freedom-democracy-and-hu/
我在星期一結語時提及,如果你不是要做研究,星期一節目附上的12條資料已很夠用。全部都是很扎實的基礎材料,不是評論。評論我有很多,但我不想附給大家。我想大家由建構事實基礎做起點。
近廿多年來香港似乎是給壹傳媒集團,以及同類作風的媒體成功拉底了總體水平,是全方位地下降。尊重事實基礎的風氣已消失。近日前輩朋友買了一本翻譯書送我,書名《文化冷戰與中央情報局》,忙完會立即看。《文化冷戰》書封面有以下一句:「讓宣傳對象沿著你希望的方向行進,而他們卻認為是自己在選擇方向」。說得太好了。所謂煽動、以及某些媒體最擅長的攻心術,是做一些操作,令你以為自己是自主地作出一些選擇和判斷,而事實上你是被人牽引,被牽著鼻子走。民智愈低,文化冷戰愈容易打,民粹愈容易操作,簡直不費吹灰之力。我總覺得香港民智低,香港傳媒的責任很大。某些媒體那套攻心文化太厲害了。影響所及,香港整體環境愈來愈不重視基礎事實,社會不分顏色也習染了「吹得就吹」(淺薄地胡扯)的風氣。
我的求學習慣告訴我,要評論一件事,不是不斷地讀別人的評論,從中再東拼西湊出「自己的觀點」。正確的認知方法,是花時間掌握基本事實。深入弄清楚事實的來龍去脈,腦海自然會走出屬於自己的看法。做節目和寫文章時,我甚至故意先不去看別人怎麼說,不想他人的評論干擾了我最原初形成的判斷。待自己建立了由事實而來的認知之後,我才會看其他人的評論。對八九天安門事件,或也可作如是觀。
星期一提過的要件,包括426社論,5月18日對話的七千字重點摘要,尤其是北京市市長陳希同二萬字的詳細報告(文件名稱是1989年第11號(總號:592)報告),適宜盡量抽空讀一次。星期一的三個階段劃分不是引用他人的分析,是我對事件深入認知全過程後的看法。而會想及要劃分出三個階段,反映我「看到」(注意到)事件變化的進程。這就是對事實之掌握及建構。
以下談幾個觀察。
有人認為經歷1989年那批人年年悼念六四,是因為當時有兩個月投入了太多感情。我不敢完全否定這種說法,可是我有另一個角度。大家如聽了我星期一的節目,便知道香港人一直有用物資和資金養著這場學生運動。其實一開始便如此,而且不少真的是來自香港民間。到5月中後期,出現了支聯會那些大型籌款,以及以千萬計的籌款數目;至此,捐款的成份蠱惑化、複雜化了。且不去理複雜化的那部份,我深信,用真金白銀「支持」那場學生運動的香港人,一定不在少數。所以,所謂年年悼念,未必完全是高尚的感情、對「民主運動」的悲情懷念;我覺得當中有曾經實際參與(投入金錢和物資)而「運動」又不成功的、輸不起的心態。林沛理很多年前寫過一篇文章,其中一個觀點我認為至今無人能及;他在文中指出六四悼念存在港式虛偽。林沛理的角度大意是說,八九年那件事令香港人難得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下望中國內地,所以走不出來。而我也認為存在虛偽,角度是部份人用悲情懷念去「修飾」知道輸了的心理扭曲(注意我不是說「掩飾」)。最高級的虛偽是自欺欺人,這種人是不會醒的。
以下補談幾句死者及傷者都是在天安門廣場之外的意義。
我星期一沒岔開,現在補充。大家都知道天安門廣場以學生為主,當然難免會混入一些閒雜人等,但是起碼打出來的招牌是屬於學生身份的佔據區域,廣場內也有學生指揮部。於是,中國政府沒有在天安門廣場內向人群開槍,表示沒向被識認出是學生身份的人出手,這是個大前提。而事後死者中有學生,是因為他們撤離後沒回家、沒回學校,混入了街頭暴力團伙之中,而且真正死因未必容易確認。因為,當時的北京市亂了好幾天。星期一說過有軍火存儲點被搶掠。而留在街上的人,不少被分發菜刀、匕首、鐵棍、鐵鍊和削尖了的竹竿。按陳希同當年那份1989年第11號(總號:592)報告反映,6月4日淩晨以後就有戰士在車內被活活燒死,有的跳下車後被活活打死。天安門母親的學生死者名單,要點是全部都不是死於天安門廣場之內。
當時北京著實花了幾天時間才完全平亂。1989年第11號(總號:592)報告有以下一小段:「在幾天的暴亂中,被暴徒砸毀、燒毀、損壞的軍車、警車和公共電汽車等車輛達1280多輛,其中軍用汽車1000多輛,裝甲車60多輛,警車30多輛,公共電汽車120多輛,其它機動車70多輛。一批武器、彈藥被搶。戒嚴部隊戰士、武警戰士、公安幹警負傷6000多人,死亡數十人。」
截止至當年六月,報告有以下一段:「據現在掌握的情況,暴亂中有3000多名非軍人受傷,200餘人死亡,包括36名大學生。這當中,有罪有應得的暴徒,有被誤傷的群眾,還有正在現場執行任務的醫護人員、聯防人員和維護秩序工作隊員等。」
談最後一點補充──我讀的是官方文件,可信嗎?有人會說,中共寫的報告不值得當作基礎材料。
聽眾朋友,面對類似的質疑,我在1989年未必懂得回應,但是於2021年的今日,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非常可信!何解呢?因為時至今日,大家仍然可以在官方網站找到那份1989年第11號(總號:592)報告。那份文件很細緻、很具體,沒可能造假──寫得如此實在,還已經公開了超過三十年,在互聯網時代,如果文件不實,別說中國內地的大V公知了,外國力量會不大做文章嗎?沒可能任由中國做假吧。
而真正做過虧心事的國家,是不敢留文字紀錄的,更不會公開發報、網上可以查到。最近加拿大一間印第安人寄宿學校舊址發現215具兒童遺骸,這是最好的例子。一個不是光明正大的政府、做了虧心事的政府,是不會為一些涉及人民死亡的事件留文字紀錄的。這215具兒童遺骸只是冰山一角。加拿大官方檔案中確是有過一些記錄,在案的紀錄只是說:有4200多名印第安兒童因為各種不明原因,再沒有從學校中走出來──注意,沒說是死亡。有紀錄的人間蒸發,是4200多名兒童;而據估計,沒有下落的有數萬人。即是有幾萬名兒童連註明是原因不明地消失的機會也沒有。這些兒童,彷彿從來都不存在。
節目結束前做總結:本集補充了星期一未開展的一些看法,很欣慰可以講清講楚。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星期一提及的文件,全部都非看不可,尤其那份二萬多字的1989年第11號(總號:592)報告。夠膽公開讓人查閱三十年的文字紀錄,為何不相信!再加上各種視頻和闢謠網頁,六四材料其實已很齊全。星期一提供的12項資料,是給聽眾的精選。

料理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